株洲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游戏

总是有很多种借口不是么

来源: 作者: 2018-09-26 11:48:10

(原标题:王娜娜一年“成长史”(组图))

假王娜娜手写的致歉信 假王娜娜手写的致歉信

页截图

4月29日,周口官方发布了13年前“王娜娜事件”的详细经过。从次公布的简单处理通报,到现在详细的调查结果。除了媒体和友的追问,也离不开王娜娜本人对真相执著的逼问。

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份被冒用,冒名事件举国皆知,王娜娜可能不会变成现在的自己。一年前的她几乎不上,对外界的事不甚关怀,全部生活都环绕着丈夫和孩子。不爱惹事,怕麻烦的她奉行着“差不多就行”的生活态度。现在,王娜娜已经是一个自信并善谈的女人,她已经熟悉如何去面对媒体、律师和政府官员。她上的时间越来越多,开始关注法律,跟律师探讨“公民的权利”。

从容的王娜娜

4月29日,“王娜娜事件”的调查报告出炉,首次详细披露了王娜娜当年的录取通知书是如何到了别人手里的。

官方公布调查报告的时候,王娜娜正在公交车上,她收到了律师的信息:“调查结果已经出来,当年你的通知书确实是被交易了。”

王娜娜忍不住就在公交车上刷起了。“真相终于还是被逼出来了,这是我今天开心的事情了!王娜娜,好样的!”王娜娜习惯地刷着后的评论,看到这名友的留言和几个拇指的表情,“心里突然软了一下,忍不住点了个赞,回复谢谢”。

以前“友”这词离她很远,现在却是支撑她坚持的力量。不过,对于这份详细的调查报告,王娜娜依旧 不满意。

她公开表达自己的异议,认为调查结果里无人接听这个说法“不负”:“难道一个打不通就不能打第二个,再说还有地址,如果漠视,总是有很多种借口不是么,而且打不通就能卖掉我的通知书么。”

她从容回复媒体的提问,针对调查里提到要给她提供法律援助的说法,她决然地拒绝,“我有律师了,我很信任他,也不需要其他的法律援助”。

她淡定面对政府的人员,早在4月28日,周口官方仍然有人短信告知她,要求与其见面,沟通有关情况,王娜娜表示因为正是节假日,希望律师在场沟通,对方告知,只需要与她沟通,她没有再回复。

4月30日送完孩子,王娜娜又接到了沈丘县政府工作人员的,说想见见她,通报一下周口市政府的终调查结果。

“里我就直接说我不见了吧,结果在上都看到了,也不方便说什么,所有的事情都有律师来处理。”然而对方里恳切地说都是老乡,也是受领导托付 ,希望还是能够见一下。

后来王娜娜在家见到了这些人,“那就见吧,也就是通报结果,说有三个人涉嫌违法,有13个人要被严处。”王娜娜送走他们,继续干店里的活儿,然后接受预约的媒体采访。

而在一年前,王娜娜还没有从容应对各种人的能力。

开始的努力

在2015年5月之前,家住洛阳的王娜娜过着从家到小广告店“两点一线”的生活,她不爱惹事,怕麻烦,全部生活环绕着丈夫和两个孩子。

那时,似乎一切对王娜娜来说都可以“凑合”,生活上奉行着“差不多就行”的态度,随着王娜娜发现自己被冒名顶替上学,这一切都开始改变。

2003年,王娜娜20岁,她参加高考,却没等来录取通知书。但直到2015年5月她才知道,原来自己当年并不是没考上,而是有人冒用了自己的身份,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上学机会。

她找到了那个“假王娜娜”,这个人名叫张莹莹。

王娜娜只跟张莹莹通过一次,对方说“一个破学校你折腾啥,就算你考上了,也不一定能当老师”。后来张父面对媒体时解释,这是当时女儿很慌张时说的话。

对于为此事已经奔波多日的王娜娜,这种说法无疑是火上浇油。

今年1月26日,王娜娜见张父,张父坚持赔钱了事,而王娜娜则要求张莹莹必须先注销学历信息再谈其他,两边无法谈拢,因为对张父来说,注销学历就意味着女儿将失去工作。

“北风刮着眼泪跑。”王娜娜说她当时哭了,“那时候我总是想,这破事为啥偏偏发生在我身上?为啥是我?”

求助媒体之后

王娜娜拨打了河南本地媒体的。今年2月24日,报道刊发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“没有想到媒体报道后的效应。”2月25日,在报道后的第二天,几家媒体的涌入王娜娜家中。那时,王娜娜虽然很有表达欲望,但却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。

“那时候的采访好多是半推半就的,然后看到,无论那些报道怎么写,我都会有后悔的感觉。”王娜娜说,她当时会想张莹莹会受到什么样的压力,会想她的工作还能有么,她会不会被民“人肉”。

友对假王娜娜的谩骂,一度让她怀疑自己说出这些事情的意义,但是“难道我是该沉默的么?”

“有媒体问我要她的照片,我拒绝了,我不想这样。”王娜娜一心期待张莹莹可以跟她道歉,“总是会看短信,看,看到来自周口本地的未接来电都会打回去,想着会不会是她。那时候我觉得这还是两个人的事,她偷走了我宝贵的入学机会,不应该好好面对我,跟我道歉吗?”

王娜娜一开始似乎并不想把这件事情“闹大”,可王娜娜始终没有等来张莹莹的道歉,也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从媒体到律师“我们是来还原事件真相的。”在2月24日媒体报道此事之后,周口方面来了“娘家人”,希望调查清楚事情真相。那时候,周口已经成立了调查组,要彻查此事。

王娜娜说,她把能想得起来的所有事都说了,连续说了几个小时。那段时间她拒绝了媒体的采访,一心等待官方给她正义。

“3月19日,有个打问我30万的事情,说结果出来了,官方确定我曾经要过30万。”王娜娜赶紧打开看,“一看就蒙了,先是说我不能申请贷款的情况不属实,又说我要过30万,然后发布了9个人被处分。”

与此同时“骗子”、“唯利是图”等一系列友的指责,都涌到王娜娜的眼中,在她看来,30万元只是两方协商时,自己面对学校要求写具体金钱诉求时顺手填的,且是基于注销学历信息的基础,而且这是初的诉求,她向学校提交的新诉求上,一个字也没有谈钱。“那几天都很恍惚,晚上睡不着,经常想着想着就哭了。”

这次调查结果,王娜娜不满意,民跟媒体也不满意。周口官方回应媒体称,此事经办人是张莹莹的舅舅,人已去世,线索中断。

王娜娜说,这是她跌到谷底的时候,“我觉得现在就算我说什么也没人信了,那么交给法律会不会好一点”。她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,她决定去寻找那封被媒体报道中引用的“张莹莹”本人的道歉信,再决定之后怎么办。

“一开始学校不想给,我说那到底给谁道歉。”王娜娜说

总是有很多种借口不是么

,在媒体的陪同下跟学校周旋很久,才拿到了这封道歉信,她要原件,学校不给,给了她个复印件。

“整篇只有139字的道歉信,还有错别字,只说对我造成了影响,学校还拒绝给我原手写信。”王娜娜说,拿到信的那一刻,她决定接下来的一切交给法律。

见律师,签协议。她很快宣布,自己有了律师,并会配合律师申诉自己的权利,“人情应该是知冷暖的,而不是一再用来伤害。”

娘家来的人们“现在的调查结果,更像一个处理通报,而不是调查报告,如果在王娜娜的要求下不能公开,那么我们会向当地政府申请要求公开。”王娜娜的代理律师李文谦在3月24日公开向媒体表示,调查报告必须要公开,并且提出了包括要求张莹莹本人道歉、追责等一系列诉求。

[标签:内容2]




万能材料试验机厂家
多功能硬度计价格
加热元件厂家

相关推荐